•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2007-07-18

    分类:


    (唐三藏法师玄奘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缔,揭缔,波罗揭缔,波罗僧揭缔,菩提萨婆呵。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2007-07-18

    分类:

     

    (姚秦天竺三藏鸠摩罗什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 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故名阿那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来在 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 佛说非身,是名大身。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 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 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 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即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 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即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 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即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 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着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复次,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 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于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即狂乱,狐疑不信。 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生如 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即不与我受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受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即为非大身,是名大身。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即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即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是故说不受福德。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即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 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 所说义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真言

      那谟婆伽跋帝 钵喇坏 波罗弭多曳 唵伊利底 伊室利 输卢驮 毗舍耶 毗舍耶 莎婆诃

  • 宋朝新闻限禁

    2007-07-10

    分类:

       邸报是古代政府用来向下发布命令、书诏、章表、辞见等方面内容的公开印刷品。它在朝廷的直接管理下统一发布。到了宋代,邸报已经具有中央政府公报的性质,因此又有“朝报”之称。所以它的内容设置就十分讲究,于是中国最早的新闻管制应运而生。

      宋代邸报与唐代的邸报相比,读者要广泛得多。由于印刷术的应用,邸报能够大量复制,读到的人越来越多。虽然邸报的发行数字已难以查考,但通过宋人有关的文字可以看到,邸报在当时相当流行,是人们了解朝政信息的重要渠道。值得注意的是,邸报在宋代已经成为一种可以买卖的商品。《西湖老人繁胜录》载,南京临安的“诸行市” 中,有“卖朝报”一行。有人以卖报为业,说明邸报刊布甚广。

    邸 报

      中央直接管理邸报,意在控制新闻发布权,将新闻传播纳入为政府服务的轨道。通过邸报统一发布朝政信息,有助于中央政令的贯彻 和行政上的统一。在充分发挥邸报上意下达的作用的同时,朝廷也对邸报的内容严格把关,防止那些于政府不利的消息在邸报上刊登。邸报流行愈广、影响愈大,政府对邸报内容的控制也就愈加严厉。从文献上看,邸报上的新闻主要有以下限禁:

      1、灾异。水、旱、蝗灾及日蚀、地震等自然灾害和异常天象,往往被认为是上天对天子的不满和警告,传播开来有损于帝王的威望, 甚至会引起人心不安,影响社会秩序的稳定。仁宗庆历八年(1048)正月,秘阁校书知相州杨孜上言:“进奏院逐旬发外州军报状,盖朝廷之意欲以迁授降黜示赏功罚罪,勉励天下为吏者。积习因循, 将灾异之事悉报天下,奸人赃吏、游手凶徒喜有所闻,转相煽惑,遂 生观望。京东逆党未必不由此而起狂妄之谋。况边禁不严,细下往来。欲乞下进奏院,今后唯除改差任臣僚,赏罚功过,保荐官吏乃得通报, 其余灾祥之事,不得辄以单状伪题亲识名衔以报天下。如违,进奏院官吏并乞科违制之罪。”这一建议为朝廷采纳后,灾异方面的消息,便很少见于邸报。

      2、军情。对涉及边防军事、兵变、农民起义等方面的消息,一般不准邸报报道。如仁宗庆历三年(1043)沂州虎翼军卒王伦发动兵变,与官军对抗,“江淮军频有奏报,朝廷不欲人知,召进奏官等于枢密院,责状不令漏泄,指挥甚严”。哲宗元五年则明确规定:“凡议时政得失,边事军机文字,不得写录传布。”

      3、朝廷机事。宋代各朝都严禁传播朝廷机事,对邸报限禁尤严。 仁宗四年(1052)九月诏:“访闻诸州进奏官日近多撰合事 端誊报煽惑人心,将机密不合报外之事供申。今后许经开封府陈告。…… 今后只得以枢密院送下报状供申逐处施行。”哲宗元符元年(1098)五月尚书省言:“进奏官许传报常程申奏及经尚书省已出文字, 其实封文字或事干机密者不得传报,如违并以违制论。”

      4、未经批准公布的臣僚章疏。徽宗宣和三年(1121)四月诏:“臣僚章疏不许传报中外,仰开封府常切觉察。仍关报合属去处,内敕黄行下臣僚章疏,自合传报。其不系敕黄行下臣僚章疏辄传报者,以违制论。”

      为了加强对邸报内容的控制,使有关的禁令得到贯彻,从真宗咸平二年(999)起,对邸报实行“定本”制度,进奏院要将编好的邸报稿样呈送枢密院审查,然后按照审查通过后的“定本”向地方发布消息,不得超过“定本”所框定的范围。中兴以后,改由门下省定稿,再经宰执复审,方可报行。

      邸报的内容由于多受限禁,许多为读者关心的新闻得不到报道, “定本”审查制度又造成出版时间上的稽延,使得邸报不能满足人们 对新闻的需求。有人抱怨说:“动辄年旬日,俟许报行,方敢传录,而官吏迎合意旨,多是删去紧要事目,止传常程文书,偏州下邑往往有经历时月不闻朝廷诏令。”特别是在时局紧张、社会动荡的时候, 邸报受到的限制更多,更是不能满足读者了解形势的迫切需求。正是 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了打破官方新闻限禁的私营报纸。

      北宋后期,就有人假冒“朝报”的形式,私自发行报纸。到了南宋,私营的“小报”十分流行。小报的流行,当然为政府所不容。自小报产生起,当局就将其视为非法出版物。尽管政府三令五申,措施严厉,却始终未能将小报禁绝,有时反而愈禁愈盛。从北宋末年到南宋,时局纷纭,人心惶惶,人们都急于了解局势的发展、政府的对策,官报上消息闭塞,人们更期待从小报上了解情况。“大道不通小道通”,小报的产生和流行,正是政府封锁新闻的结果。

  • 我的征婚广告

    2007-06-18

    分类:

    /[以色列]萨赫诺维奇 

    青年:
        我认真地寻找与我性格相吻合的女士和我相识:
       
    我性格风趣,体型挺拔,长着黑眼睛、黑头发。
        
    我喜欢运动:夏天骑自行车,冬天滑雪。我们将结伴长时间散步。
       
    我完完全全是个现代派的人:我推崇流行音乐,我们将一起去夜总会跳舞。
       
    我不喝酒也不抽烟。
       
    我是个最高纲领主义者(注:指不顾现实、盲目冒进者)。我宁可喜欢天上的鹰也不喜欢煮在汤里的母鸡。
       
    我的座右铭是:要么拥有一切,要么索性一无所有。
       
    如果你20―25岁,请给我回音。等待我们的将是欣欣向荣的春天,它将充满了种种意外的惊喜和双方相互的发现。
       
    作为一个禀性非常有创造力的人,我站在取得各项伟大成就的门坎边。

     
    中年:
        我认真地寻找与我性格相吻合的女士和我相识:
       
    我殷实可靠,精细周到,爱好舒适的家庭生活。
       
    我喜欢积极的休息:夏天钓鱼,冬天做时间不长的散步。
       
    我崇尚古老的情歌,我们将一起去听室内音乐会。
       
    我适量地喝酒也抽烟。
       
    我不是个最高纲领主义者。我宁可要鸡汤也不要当一只热情的鸟的可望不可及的梦想。
       
    我的座右铭是:相互妥协才是维系感情的保证。
       
    如果你40―50岁,请给我回音。等待我们的将是金色的秋天。秋天发生的事儿将不会始料不及,而只会顺理成章,不过这同样令人欢愉。
       
    作为一个禀性善于思考的人,我站在深思熟虑的门坎边。

     
    老年:
        我认真地寻找与我性格相吻合的女士和我相识:
       
    我已上了年纪,听觉已经退化。我的血压升高,而体酸度下降。
       
    我评价最高的是宁静:夏天我们要坐在能够看见树林和小溪的阳台上,冬天我们则坐在电视机旁。
       
    我宁可看反映19世纪生活的电视、电影。
       
    我不喝酒也不抽烟,我还严格节制饮食。
       
    我是个喜欢自我剖析的人。我随时牢记:爱发脾气的细胞不可能回复原状。
       
    我的座右铭是:宁可要放在被窝里的取暖器也不要热带的太阳。
       
    如果你60―65岁,请给我回音。两人共度漫长的银色冬天比一个人冷冰冰默不做声强。
       
    作为一个禀性能够冷静思考问题的人,我站在……的门坎边。

  • http://www.blogbus.com/spell-logs/5347293.html

    午后
     
    他写的时候,没有看海,
    他感到笔尖开始颤抖。
    潮汐快要漫过鹅卵石。
    但是没有。没有,
    是因为此刻她选择
    光着身子走进房间。
    德罗茜,一时不太确定
    自己身在何处。她甩了甩前额的头发。
    闭着眼睛坐在马桶上,
    垂着头,双腿伸直。他透过门洞
    看着她。也许
    她正在回忆那天早晨发生的事情。
    一会儿之后,她睁开一只眼看着他。
    并甜蜜地笑了。
     
    医生说
     
    他说看起来不妙
    他说不妙事实上真的不妙
    他说我在左肺上数出三十二个之后
    我就不数了
    我说我很高兴因为我不用知道
    比那更多的数字了
    他说你是一个教徒吗你在树林里
    会下跪吗你会求救吗
    当你被如瀑布似
    雾包裹着脸和手的时候
    在这些时刻你会停下来寻求答案吗
    我说从不但我想从今天起试试
    他说他很抱歉他说
    他很想可以有其他信息给你
    我说阿门他又说了一些
    我听不懂他的话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而且我不想让他重复
    但是我必须完全领会他的话
    我只是看着他
    一会儿之后他也看着我然后
    我跳起来和这个男人握手他刚刚给了我
    一些这个地球上其他人从不曾给过我的东西
    我还可以谢谢他但习性太强大了
     
    我说过
     
    我醒来后发现在我的眼睛上方
    有块血污
    一道擦伤爬过我前额的中央
    但是这几天我都是独自睡觉
    究竟为什么一个人会抬起手来
    打自己,还是在熟睡中?
    今天早晨我绞尽脑汁地去想
    这个以及此类问题的答案
    当我在窗玻璃上审视面容的时候
     
    那些鱼没有眼睛
     
    那些银色的鱼多次来到我的梦里
    把他们的卵子和精子
    射在我的脑袋里
     
    但是其中一只——
    像其他一样大腹便便,伤痕累累,默默无声
    却挡住精子和卵子汇聚成的洪流
     
    它闭上黑洞洞的嘴巴挡住
    洪流,它的嘴巴一张一合
    在它挡住洪流的时候

  • 雷蒙德·卡佛的诗

    2007-03-06

    分类:

    (AT翻译,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429262/


    一个中午
      
      当他写着,并不向海看去,
      他感觉到笔的尖端开始颤抖。
      潮水漫出来越过了卵石。
      但并不是那样。不,
      是因为那个时刻她选择
      步入房间而什么都不穿。
      昏昏欲睡,有一会儿甚至不确定自己
      身在哪儿。她摇了摇前额的头发。
      坐在马桶上闭上双眼,
      低下头。双腿分开。透过门廊
      他看到她。也许
      她正回忆那个早晨发生了什么。
      因为一会儿之后,她睁开一只眼睛看他。
      并且甜蜜地微笑。

    快乐
      
      太早了外面几乎是黑暗的。
      我在窗边喝着咖啡,
      惯常的凌晨时分什么的
      值得思索地溜走。
      
      当我看到那个男孩和他的朋友
      沿着路向前走
      为了运送报纸。
      
      他们戴着帽子穿着毛衣,
      有个男孩肩上挎着包。
      他们是那么高兴
      他们并没有说些什么,这些男孩子。
      
      我想如果可以,他们会搭着
      彼此的手臂。
      这是凌晨,
      他们一起在做这件事。
      
      他们接着走,慢慢地。
      光从天空显现。
      尽管月亮仍苍白地挂在水上。
      
      这分钟如此的美,
      死亡和野心,甚至爱,
      都没有进入其中。
      
      快乐。它继续着
      在意料之外。然后超越,是真的,
      每个凌晨都将它讲述。


    循环
      
      而所有东西最终聚在一起。
      ——路易丝·博根
      
      到了我苏醒过来感受痛苦的时候
      醒过来,月光
      涌入房间。我的胳膊瘫在那儿,
      支起来像个旧锚在
      你的背后。你在一个梦里,
      后来你说,在梦里你太早
      抵达了舞会。但焦虑了
      一会儿之后你觉得还好,
      因为那舞会真真切切是
      大路货,你穿去的鞋子
      或者没穿去的,在那儿都显得不错。
      
      *
      
      “帮帮我,”我说。试着提起
      我的手臂。但它只是躺在那儿,发痛,
      没有能力举起自己。甚至在之后
      你说:“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它还放在那儿——装聋作哑,无动于衷
      面对所有恐惧和惊吓的表现。
      我们对它喊叫,越来越担心
      当它并不回答。“它正在入睡,”
      我说,听着这些话,
      知道这多么荒谬。但
      我不能笑。无论怎样
      在我们两个之间,我们筹划着
      唤醒它。这一定不是我的手臂
      这是我所想的当我们
      捶它,拧它,试图
      用戳刺让它复生。摇晃它
      直到刺痛消失。
      
      我们对彼此说了些话,
      我不记得说了什么。随便什么
      安慰打气的,彼此
      相爱的人们对彼此说的话
      支付给钟点和如此古怪的
      情境。我真的记得
      你说到多么明亮在房间里
      足够看见我眼里的圆环。
      你说我需要更多有规律的睡眠,
      我赞成。我们都去了
      浴室,又爬回床上,
      在我们各自那一边。
      把被子拉上来。“晚安。”
      你说,是今晚的第二次。
      然后入睡。也许
      去同一个梦里,也许去另一个。
      
      *
      
      我躺着直到天亮,紧紧地
      把双臂抱在胸前。
      偶尔活动手指。
      同时我的思绪旋转着
      一圈又一圈,但总是回到
      它们开始的地方。
      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甚至当我们
      走在这旅途上,
      还有另一个,远为奇异的,
      我们不得不去对付。

     

  • 段子

    2006-07-21

    分类:

    我宁愿你抱着别的女人想我,也不愿你抱着我想别的女人.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妈妈说,那是鸟 人。

    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找去吧,

    打台湾我捐一个月的生活费,打美国我捐一年的生活费, 打日本 我捐他妈的一条命!

    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 筹码太低……

    聪明的女人对付男人,而笨女人对付女人.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车去吧.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一大学生 最低奋斗目标:农妇,山泉,有点田.

    再过几十年,我们来相会,送到火葬场,全部烧成灰,你一堆,我一堆,谁也不认识 谁,全部送到农村做化肥.